教育评价原来可以这么做!听听各路教育人士的经验

来源:21世纪教育研究院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提出“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着力破除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的顽瘴痼疾,建立科学的、符合时代要求的教育评价制度和机制”,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熊丙奇:“四个评价”的改革意义与前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谈到,这次《总体方案》的最大亮点在于提出“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是破除“五唯”的治本之策。

“四个评价”的提出意味着教育评价即将面临重大的转变,主要体现在:从结果评价到过程评价的转变、从单一评价到多元评价的转变、从行政评价到专业评价的转变。

在教育评价改革的具体推进中做到以下四方面的工作:第一,落实和扩大学校的自主权;第二,建立现代学校制度;第三,培育专业评价,保证独立性、专业性;第四,形成改革的社会合力。

此次《总体方案》为我国教育评价改革勾画了一个蓝图,为教育评价的未来指明了方向。我们应有改革的紧迫性,下定决心去破除教育评价中的痼疾,才能真正为学校办学营造更好的环境,为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营造更好的空间。

谢小庆:从“达标”评估到“达标+成长”评估

北京语言大学教育测量研究所原所长、中国心理学会测验专业委员会理事谢小庆指出用成长、增值评价补充原有的结果、达标评估,是未来评价改革的趋势,他重点阐述了“达标+成长”这一教育评估模型。

从美国《从一个都不能少》(No Child Left Behind)到《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谢老师介绍了美国学校使用的几种成长评估模型。成长评估模型是指一组定义、计算方法和规则,可以根据学生两个或多个时间点的表现,做出与学生、班级、教师和学校有关的解释。

新的“达标+成长”教育评估模型体现了一种新的教育理念:学习,不仅要追求“达标”,更要追求“成长”。成长评估体现了人工智能时代个性化学习的思路。成长评估的主要内容是能力,包括评估交流沟通、逻辑推理和审辩式思维等核心能力的发展,而非关于特定知识记忆的评估。目前,成长评估存在着等值和编制纵向量表两大技术难点。

张丰:端正教育质量观 改进区域教育评价

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研究员张丰重点关注《总体方案》提出的5个方面的改革主题,认为将地方党委、政府的教育工作评价和用人的评价纳入到整个评价中,抓住了关键问题。

要落实党中央、国务院这一重要文件,首先要抓住区域教育发展评价这一“牛鼻子”,应更多地关注如何端正教育质量观,如何改进区域教育评价,以引导教育的科学发展。

科学理解“教育质量”有三个维度:一是结果性的质量,反映在学生的学业及各方面素养的发展进步上;二是过程型质量,反映学校所提供的课程、学校教学管理以及教学过程的水平与质量;三是结构性质量,指的是一个区域教育学校发展、师资等各要素、资源配置的科学性与合理性,反映区域教育整体的均衡、优质发展的水平。目前,浙江省中小学教育质量监测中,采用数据实证来描述这三种质量,并给每一个县(市、区)下发成绩单,报告他们结构性质量的水平以及全省的平均水平。

考察区域教育时,良好的教育生态是一种结构意义的教育状况。要引导地方政府把主要精力放在教育生态的维护,放在结构性质量的提高上,而不是盯着结果型质量的简单比较。这要求地方政府端正他们的教育质量观,有更强的结构的整体意识。

贺利捷:破除“五唯”顽瘴痼疾的晋中实践

山西晋中市教育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贺利捷围绕近年来晋中市立足实际,围绕党委政府、学校、教师、学生、社会五类主体,在破除“五唯”顽瘴痼疾,树立科学评价导向方面开展的实践。

第一,以党委政府目标考核评价为着力点,破除片面政绩观。2012年建立了教育督导制度和督学责任区制度,研制《基础教育优质生态建设标准》1个“总标准”和《幼儿园办学指南》等9个专项标准,以标准引领和保护晋中教育生态。

第二,以学校教育质量评价改革为切入点,破除片面质量观。全市对初中学校质量的考核由对学校的考核转变为对县区的考核,对县区高中学校考核不唯高考成绩。

第三,以小学生减负提质改革和中小学校招生制度改革为突破点,破除“唯分数”“唯升学”。改革中考招生录取政策,实行“分数+等级+评价”,2013年实现高中到校指标100%分配到城乡每所初中学校。

第四,以践行教书育人使命为出发点,从教师岗位评聘进行源头治理,破除“唯论文”“唯职称”。

第五,以跳出干部教师选用固有条框为发力点,破除“唯文凭”“唯帽子”。

李玉良:区域学校评价和学生评价改革的探索

山东省潍坊市教育局高新分局局长李玉良基于潍坊高新区相关项目的理论和实践经验,畅谈教育评价改革对区域学校评价和学生评价的重要指导意义和实践路径。

区域学校评价层面,以教育评价改革促进区域督导评估方案改进,其实施路径包括:实行底线管理,实现学校办学的基本保障;开展纵向增值评价,关注被评价主体的进步;通过利益相关方满意度评价,关注用户的感受。以教育评价改革促进教育部门职能升级,具体可以通过搭建平台、服务用户;项目促进、智慧众筹;制度监督、自主发展;科学评估、指向改进。

学生评价层面,重点介绍了潍坊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的经验:一是评价导向转变:以教学成绩为导向转向立德树人,从关注结果转向促进学生过程发展。二是写实记录:自我写实记录、同伴写实记录、成长导师写实记录。三是量化评价,包括课程参与和参与成果。四是一票认定,包括成长底线的一票否定和重大成果的一票认定。

此外,对教育评价改革的重难点提出深刻的思考:我们评价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为了促进学生的发展,还是想要一个结果?作为校长、干部、教师、学生、家长,思想认识的变化才能带来评价行为和方式的变化。另外,学校评价方案的设计要具备科学性、简约性和可操作性。

巴蜀小学贯穿于整个课程改革的评价全过程

重庆市巴蜀小学课程部部长丁小彦介绍了巴蜀小学自90年来一直探索的评价改革的历程。

在明确巴蜀儿童发展目标的基础上,学校建构了1—6年级覆盖各个学科的综合素养评价的系统。该系统分为三个板块:第一板块是学力评价,它关注的是语文、数学、英语、科学、音乐、体育、美术这些学科的素养评价。第二板块是活力评价,关注的是活动课程、劳动、日常行为习惯、综合实践、道德与法治方面的评价。第三板块是潜力评价,关注的是学生个性的发展,包括项目式学习中的表现、选修课程、院团课程。根不同板块,开发关注学生全素养过程性评价工具,汇集各种评价量表,研发了1-6年级的律动评价学生手册,采用“等级+过程资料+描述性语言”记录,一学期结束后,学生带着这样一本全面的记录,向家长呈现一学期的学习成果。通过借助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利用操作简便的APP,个性化地呈现结果,便于分析学生发展数据。

巴蜀小学是用评价研究来协同课程改革的全过程,努力实现从知识评价走向综合素养评价,从课程学习评价走向人的发展评价,关注增值评价,从评价“是什么人”走向“成为什么样的人”,激发学生内驱动力,让学生成为自信、豁达、优雅的现代公民。

(责任编辑:杨卉_NQ4978)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